• <xmp id="gggec"><xmp id="gggec">
  • <table id="gggec"></table>
  • 吸塑定制專家,吸塑托盤供應

    致力于打造吸塑包裝優質品牌

    資訊熱線:

    13772111286

    聯系我們

    • 西安康興包裝材料有限公司

    • 電 話:029-89106045

    • 傳 真:029-89106045

    • 手 機:138-0919-8375

    • 網 址:www.satooo.com

    • 地 址:西安阿房一路俯東寨水塔旁

    詳細信息

    人民幣石油成功突圍,首筆人民幣石油進口協議簽署!

    發布時間:2018-12-4

    瀏覽量:2659

    人民幣石油成功突圍,首筆人民幣石油進口協議簽署!

    據美國媒體的報道,中國某家著名石化企業已經簽署了首筆以人民幣原油期貨計價的原油進口協議!

    這筆石油出口協議來自中東,以人民幣計價,這意味著石油人民幣成功殺入了中東,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有了第一筆以人民幣計價的石油進口協議,接下來就會有無數筆,一旦開了個頭,就意味著打開了未來合作的廣闊空間。

    從人民幣2010年正式開始國際化,中國用了八年時間才讓人民幣正式進入石油結算領域,可見多么不容易。

    要知道到現在,比人民幣更早國際化的歐元、日元,以前也都沒有正式進入石油貿易結算領域,這一領域被美元牢牢霸占。


    上個世紀70年代,隨著美元與黃金脫鉤,金本位解體,美元憑借美國的信用發行鈔票。

    但是這樣一來,美元的信用很可能就會被降低,因為美國的債務規模越來越龐大,一旦爆發債務危機,美元就會大貶值,國際上很多國家就會拋售美元。

    所以當年美國非常有智慧的政治家基辛格,開始瞄準了石油,如果美元與石油綁在一起,那么美元的信用就會會大大增強。

    所以基辛格出訪沙特,勸說沙特將美元定為石油出口的唯一結算貨幣,最終美國實現了這一目標。


    美元成為了石油出口的唯一結算貨幣,從此全世界哪個國家想進口石油,必須要先儲備美元。

    這樣一來,美元的信用就大大增強,任何國家可以不用美元,但不能不用石油,要用石油,就要先儲備美元。

    這使得各個國家必須通過壓低價格出口商品給美國,以獲得美元,而美國得以低價獲得全球最好的商品。

    這就是石油美元的由來,隨著石油貿易在全球的盛行,石油美元也就灑向了全世界,真正成為全球的硬通貨。

    一旦石油美元成為硬通貨,那么各個國家都會以儲備美元為榮,美元就可以趁機大量超發,用于償還債務,用于進口他國的商品。

    所以,設計石油美元的美國人在這一點上真的是天才,是創造性的發明,因此,美國非??粗孛涝谑皖I域中的壟斷結算地位。

    2008年,美國發生了次貸危機,美國大量金融機構倒閉,危機有席卷美國的危險。

    這個時候,美元也不斷的貶值,美國又通過了量化寬松投放了大量的貨幣,導致美元的信用急劇降低。

    當時整個歐洲,還有中國、日本都在擔心美元很可能不行了,都在探討解決的方法。

    歐盟尤其是德國,當時看到美國深陷次貸危機,還非常幸災樂禍,默克爾當時最經典的名言就是,從次貸危機來看,歐元比美元更穩健。

    而且德國當時提出了用歐元結算從中東進口的原油,當時伊朗等國也準備接受德國的建議。

    這毫無疑問挑戰了美元在石油領域的霸主地位,一旦石油美元不保,那么美國就很難從次貸危機中恢復,因為全世界都會跟上對美元投不信任票。

    為了維護美元的地位,美國發動了兩場伊拉克戰爭,這次歐元挑戰美元,自然也就發動了一場金融貨幣戰。

    隨之,在美國的投行作用下,歐債危機爆發,這個自詡為穩健的堡壘迅速坍塌,從希臘開始,火燒連船,一直把整個歐盟燒得搖搖欲墜。

    希臘的危機沒結束,葡萄牙、西班牙危機又來了,意大利的債務危機又來了,一個接一個。

    為了應對歐債危機,歐洲央行也不斷的印鈔,投放了一輪又一輪貨幣,歐元也是不斷的貶值。

    非常明顯,當時歐債危機爆發的導火索是希臘的表外債務,而將這些債務轉移到表外的是美國的投行。

    而危機爆發,又是希臘的表外債務爆發,這又是美國的投行曝光的,等于是美國挑起了歐洲的債務危機。

    電話:029-89106045

    技術:西安鳳巢網絡

    官方微信

    熱線:137-7211-1286??13809198375

    版權所有:西安康興包裝材料有限公司

    備案:陜ICP備18017670號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